如果填表能填出黑社会,岂不更可怕

光明网

  【阅读提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查处的8起典型案例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12月2日)有媒体报道说,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于12月1日公开曝光8起典型案例,其中通报了无锡市“幼儿园摸排涉黑涉恶事件”。5月28日,《无锡市新光幼儿园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摸排表》出现在社交媒体上,新光幼儿园的35名幼儿被列入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摸排对象。这个“摸排表”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给正在进行当中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带来了负面影响。

  这个将幼儿列入扫黑除恶专项行动摸排对象的“摸排表”,比“没来的人请举手”更荒唐、更具危害性。这个“摸排表”,大大拓展了人们的眼界,也充分膨胀了人们对文牍行政所制造的荒唐底线之低的想象力,让人们见识了所谓“形式主义”所能演绎的荒唐究竟有多荒唐。实际上,就在幼儿园幼儿成为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摸排对象被曝光之后1个多月,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在7月18日发布了一则通报,该通报将一对九旬夫妇列为涉黑嫌犯,并征集这对夫妇的涉黑犯罪线索。这种已将九旬老人列为涉黑嫌犯,但涉黑事实还不够数,以致还要发通报征集涉黑线索的荒唐事,同样引发了媒体关注(参见光明网评论员文章《九旬老人成涉黑嫌犯,舆论为何惊讶》)。

  但是,这种荒唐,其摸排和征集线索的对象如果不是无涉黑行动能力幼儿和丧失了涉黑行为能力的九旬老人,而是其他年龄段的人,那么,这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就此说来,如果形式主义只是形式和过场,那还算是比较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就是形式主义产生了实质性的结果。如果这种形式主义的摸排真摸出了黑社会,真排出了涉黑嫌犯,那才堪称是“形式主义害死人”。而问题正在于,或者说形式主义的可怕之处正在于,许多形式主义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荒唐,并没有那么搞笑,恰恰相反,一些形式主义主题相当地宏大,过场相当地隆重,程序相当地正规,让人不敢取笑,迫人俯首以待。

  有一些正正经经的形式主义、轰轰烈烈的形式主义,尤其是反对形式主义的形式主义,产生了许多形式主义“无心插柳”的副产品。就说上述幼儿园及其教师,难道他们就没有觉察到“摸排表”的荒唐,难道他们就没有对“摸排表”心生不满?觉得荒唐、心生不满而不得不做,这正是形式主义能行其道的原因。由此而造成的后果,就是人们知道什么是形式主义、知道谁在搞形式主义,搞形式主义的人也知道自己是在搞形式主义,并且也知道人们知道他们在搞形式主义,问题更在于人们知道搞形式主义的人知道人们知道搞形式主义的人在搞形式主义,但彼此知道又能怎么样,结果不还是搞形式主义的人仍然在搞形式主义,而人们却不得不按照形式主义的要求去搞形式主义?

  说到底,形式主义能行其道,背后是“形式”所附着的权力。所以,不是形式主义本身迫人以填表等方式去“践行”形式主义,而正是权力让人们对形式主义服膺低首。由此就造成了越是严肃重大的主题,其若搞成了形式主义,就越是能行其道,就越是可能产生实质性结果的现象。当然,人们对形式主义深恶痛绝,其缘由也正在于此。由这种填表行政,人们也可以解惑长久以来存在的疑问:为什么那些祸害甚大的黑社会组织竟然可以壮大到如报道所描述的程度?反过来说,如果填表能填出黑社会,岂不更可怕!

  若填表行政能行,还要什么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这个失联样本所示不止是孝道的问题

如果填表能填出黑社会,岂不更可怕

幼儿教育网中的页面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好者摘自网络上传本站,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网站幼儿教育知识分享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我网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