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午休难题多,花样午休引关注

幼教网

校内条件有限学生午睡难 社会化托管收费见涨荷包压力大 午休怎么休难题多多

佛山市南海区狮山树本小学午休时安排学生“打坐式”午休的现象引争议,尽管“打坐式”在试行两天后被喊停,但小学生午休现状却引发关注。实际上,虽然不是每所学校都有“打坐式”午休这样的奇葩做法,但受制于硬件设置等因素,学生午休缺少一张床,导致“趴桌式”、“地板式”午休当前在不少学校依然较为普遍。在学校午休托管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了社会化托管,因为市场需求旺盛,部分社会化机构本学期涨价幅度超两成,家长的荷包负担变得更重。

打坐式午休

常见指数:★ 安全指数:★★★

在本学期初开学前的两天,狮山树本小学老师发给每个学生一张报纸,用以午休打坐。校长本人自称已经练习打坐将近20年,希望可以在学校推广。为此他制作了多集教学视频在教室播放,传授打坐方法。

虽然打坐式午睡在安全性上没有问题,但不少家长质疑,孩子的骨骼并未发育完全,即使大人,久坐都容易有腰病,这样的午休方式在医学上是否缺乏论证。

趴桌式午休

常见指数:★★★★★ 安全指数:★★ysxiao.cn

“趴桌式”午休,在佛山禅桂中心城区的公办小学最为常见。学生吃完午饭后,老师会组织学生将课室的桌椅拼凑在一起,让学生睡在课室的桌椅上,有的班则干脆让学生中午趴在课桌上“打个盹”。

老师坦言,这样的午休方式很难保证睡眠质量。从安全性考虑,趴在桌子上午休确实出现过安全隐患。就在去年,禅城就有学校一年级新生,因为中午直接睡在课桌上午休,熟睡中翻身不慎摔落,被桌子压至手指骨裂。

地板式午休

常见指数:★★★ 安全指数:★★★★

在佛山南海区和禅城区,有学校就想到利用空闲教学功能室、体育馆或礼堂室内场地,将其设置成午休场所,让学生可以躺着睡。南海丹灶一小学统一为学生购置防水睡垫,以及放垫的箱子,让学生在教室铺垫午睡。在禅城,去年有小学尝试提供校内900多平方米的室内体育馆给学生午休。

家长反馈,这一方式和趴在桌子上相比较为舒适,但考虑到疏散等安全问题,孩子挤在一个体育馆内存在安全隐患。

家长轮值式午休

常见指数:★★ 安全指数:★★★

除了硬件设施外,孩子午休时由谁来照看也是个大问题。禅城一公办小学家长何女士透露,从上个学期开始,学校就通过家委会,安排家长以班为单位,轮流在午休期间到学校照看学生。该名家长称,自己孩子所在的班上约有20多名学生选择午休在学校托管,如果午休期间要到学校轮值,必须11:30赶到学校,而下午也要轮值到14:30,但这就可能与家长的上班时间冲突。

对此,校方坦言,此举目的是减轻午休老师轮值的工作量,让老师抽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专注教学备课等。但对于家长来说,除了参加学校午休照看与上班时间冲突,也担心家长轮值的专业性,“毕竟不是每个家长都认真负责,万一出了问题怪谁?”

记者调查发现,欲破解学校午休困局,有场地等三大问题待解决。

场地:建议新校配套学生宿舍

多名校方老师接受采访时称,给学生最合适的午休环境还是要有专门的学生宿舍和睡床。

由于学校历史原因,在午休的硬件上,绝大多数学校“心有余而力不足”。据悉,目前佛山仅有少部分民办小学是有床位的,皆因民办小学不按地段招生,有的学生确实离家比较远。“如果没有学生宿舍,即使添置了睡床,也腾不出专门的场室去安放。”因此有校长提议,未来新建的公办学校,最好能够配建宿舍。

收费:建议部门设定定价标准

为禁止学校乱收费而统一规定不准收费,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部分学校午休试点的推进。禅城铁军小学,原来引入社会机构人员帮忙照看午休的学生,但在实施一段时间被迫中止。

“教育部门和物价部门能否出台一个收费办法去核算学校提供更好的午休环境后的投入成本,给予一个合理的定价,这样的话学校会更有动力。”家长廖先生称。

师资:政府补贴成立专业托管队伍

午休托管要牺牲午休时间,不少老师并不情愿,“午间和课后时段,学校和教师对学生不负有监护义务,但为方便家长,现在全部让学校承担了下来。”有校长如是说。

对于取消向家长收午休托管费后,政府有可能出台相应的补贴政策。禅城区有校长就提出,在探索新午休托管模式过程中,能否考虑可以集中财政补贴这笔钱,由教育部门制定托管人员队伍和资质标准,将托管经费统一用于组建、培训和人员经费,成立一支专业化的托管人员队伍。

趋势:社会化托管渐热,家长荷包很受伤

由于校内午休托管存在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因此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社会化托管”。即将孩子托付给在学校周边的托管中心,托管中心内配有专门的阿姨可以接送孩子上下学,并在中午放学后将学生托管中心,进行午餐和午睡。

“原来我们学校选择在校午休的学生和校外午休学生的比例是6:4,也即大多数学生选择在校休息,但这两个学期下来,这一比例已经几乎达到了4:6。”鸿业小学校方负责人透露,因为不少家长没有空接送孩子,因此外流到校外午休的学生大多是去了托管机构。

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社会化托管,也使得市场上托管机构变得供不应求。以佛山城南小学为例,学校周边至少有五至六家社会托管机构,其中仅在平原横街一栋居民楼内,这样的学生托管机构就有三家。

被催旺的托管需求也导致了社会化托管机构的涨价。“上学期是500元一个月,到了这个学期开学就涨到了600元。”霍女士称,托管中心这个学期的伙食费和托管费分别上涨了数十元,相比以前提价幅度为两成左右。除了收费涨价外,记者了解到,由于监管办法迟迟未出台,大多数社会化托管机构并无专门的资质,社会化托管午休的卫生、安全、消防情况良莠不齐,同样存在让家长不放心的地方。

幼儿教育网中的页面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好者摘自网络上传本站,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网站幼儿教育知识分享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我网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