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山东年轻“妈妈”自愿照料湖北患者幼儿

光明网

  近日,一对湖北老夫妻在山东临沂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之后,这对老夫妻的儿子、儿媳均被感染,4人先后入院隔离治疗。家里两个孩子——10岁的女孩小怡和1岁4个月的男孩浩浩虽暂未发现感染,但作为密切接触者,也要采取隔离措施。

  家中大人全部隔离治疗,两个孩子谁来照顾?情急之下,临沂市兰山区疾控中心立即编发信息,在全区卫健系统招募志愿者照顾孩子。

  消息刚发出,半程镇卫生院护士王秀秀抢先报名:“我来吧,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照顾幼儿我有经验。”春节前,王秀秀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她把这次“临时妈妈”任务当成是党组织对她的首次考验。

  “让我来吧,你们家里都有孩子,我没结婚没有后顾之忧。”半程镇卫生院95后护士于玉向上级请缨。

  陪护人员问题解决了,确诊患者居住地兰山区柳青街道在其租赁的隔离宾馆为孩子精心挑选了一个条件好点的房间,并购买了奶粉、衣服、尿不湿、零食等急需物品。房间配备了空气消毒机,24小时消毒。

  1月27日下午4点,大年初三,两名护士匆匆赶到患者家中,与孩子母亲面对面做了些简单沟通,就带着孩子赶到隔离地点安顿。

  “临沂发现的首例输入型患者就来自这个家庭,照顾患者孩子这事我没敢跟父母说,怕他们担心。”王秀秀说。在进入隔离区前,她给远在新疆和田当兵的丈夫徐桂永打了个电话。丈夫在电话里鼓励她:“祖国需要我,疫情需要你。这个时候我们都要顾大局,放心去吧。”

  这么小的孩子,要在一间屋里隔离观察14天并非易事。两位护士需要24小时陪伴左右,饮食和生活物资等由专人送到隔离房间门口。

  10岁的小怡比较容易沟通,照顾省事一些,难的是1岁多的浩浩。开始的几个小时,不知是因为看到护士的防护服有些怪异,还是因为确实想妈妈了。小浩浩各种哭闹让王秀秀、于玉感到无奈和疲惫。

  面对惊慌的小浩浩,王秀秀一方面安抚他的情绪,一面想尽办法与他堆积木、玩小火车、玩玩具。在和孩子母亲微信沟通中得知俩孩子喜欢吃蛋糕底座,王秀秀赶紧通知外勤人员到处买蛋糕。几番下来,孩子的抵触心理开始减弱。

  但是,小浩浩毕竟小,离不开妈妈。不一会,又吵着找妈妈。王秀秀只能抱着他看窗外的车。“你看,一会爸爸妈妈就开着车来接你了!”

  旁边的于玉赶紧拿着玩具分散浩浩的注意力,哄着哄着,孩子趴在王秀秀肩上睡着了。放下浩浩,俩人又忙着陪小怡聊天,收拾房间卫生,为孩子洗衣服……

  “姐姐,等我爸爸妈妈回家,一定给你送钱。”小怡说对于玉说。这让于玉心里一揪:“姐姐只要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就好。”

  晚上,小怡洗刷睡觉。关上灯的一刻,小怡突然冒出一句:“阿姨,我自己睡觉害怕,你陪着我可以吗?”

  王秀秀答应着。她说那一刻,心里都快融化了,真想脱下这身防护服。安抚下两个孩子,王秀秀打开微信给浩浩妈妈分享照片。聊起孩子的照料,“妈妈”们总有共同话题。

  入夜,一切似乎并不消停。喂奶粉、换尿不湿、盖被子……两位护士一个小时起一次床,累了只能靠在陪护床上眯一会。

  天又亮了,两位孩子休息得很不错,精神十足。王秀秀和于玉却明显没休息好。

  有时孩子想妈妈,玩具也哄不好。王秀秀就打开视频让孩子们和正在接受治疗的家人通话。看到孩子被悉心照料,孩子母亲特别感谢两名医务人员。“我希望我能早点出去。说实在的,我这当妈的也没你这个外人照顾的好。”孩子妈妈说。

  这句话,戳到了王秀秀的痛处。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小儿子刚满三周岁,离开妈妈久了也会哭闹。这次陪护任务存在感染病毒的风险,这意味着至少14天之内都顾不上自己的宝贝。没办法,她只能打开手机,默默翻看儿子的照片。

  “特别想他,之前视频通话了一次,宝宝一直喊妈妈。我听着心里太难受,后来就不敢再视频通话了,担心自己控制不好情绪会影响宝宝。”王秀秀说。对家人,王秀秀有思念,也有愧疚。对疫情,她却异常坚定。

  相比之下,于玉牵挂要少一些。很多时候,她扮演着安慰“妈妈”们的角色。抽空,于玉又给自己的妈妈拨了一个电话:“放心,没事,有防护服保护我,医院还特意熬了中药给我们喝。”

  在陪护确诊患者孩子两天两夜后,王秀秀和于玉被通知另有安排。但是,按照隔离规定,两人14天内仍然不能与家人团聚。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隔着防护服我也能感觉到,两个孩子已经不再把我当陌生人了,他们太可爱了!等疫情过去,我真想脱下防护服再好好抱抱他们。”王秀秀说。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秋丽 李志臣 通讯员 臧德三 孙磊)

幼儿教育网中的页面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好者摘自网络上传本站,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网站幼儿教育知识分享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我网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